四分之二秋凉八分之四春暖,London早先的小日子

一张磨光玻璃的茶几,上面是一个乳色的盘子,中间摆着半个金黄的玉米,两个牵着绿色枝蔓的小西红柿,和一小堆青色的龙眼;盘子边上是一套精致的茶具,虽然被我加了小许牛奶,茶杯上还是有热气优雅地升起来。

19日,从今天起,我们开始自由行啦。和邓同学商量了个行程:早上先奔圣保罗大教堂,外观一哈。然后去伦敦塔里面参观,中午在塔桥上与邓同学会合,下午他带我们再去大英博物馆补课。

很像静物写生的造型?这是我今天的晚午茶,英国人所谓的HIGH TEA吧。但是这种吃法,尤其往茶里面加牛奶是我由来已久的习惯,跟伦敦没有关系。记得最初开始这样喝茶,源于不习惯绞骨蓝茶的苦味。后来,慢慢地,除非喝极好的茶,我都开始掺入奶,仿佛这么做就可以帮我忘却茶叶的质量欠佳。

起了个早,吃了昨天邓同学带给我们的饼干、水果和矿泉水,嗯,英国饼干香甜可口,味道不错。

我,慵懒地缩在客厅一个小巧的蓝色软椅里,抱着电脑 。电脑上面依然显示着美国时间。 此刻,宝儿该是在书店里喝着LATTE看着什么摄影杂志吧 。念及此,暖暖地感觉到电脑的散热正传人我的身体;脚踝处电缆和电源线缠绵地绕过,电源线的那一端是公司IT组给我准备的英国专用的插头,提醒着我这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伦敦了;身后是扇落地的玻璃窗,白色的窗帘衬纱外是阴沉沉的天;下面是一个静悄悄的天井,几株参天古树把天井笼罩得更加空寥阴暗 (前两天下班回来,还有幸在天井里看到几个妈妈带着小孩子玩耍 ,似乎在甜蜜地等待孩子的父亲回家 -无疑,孩子的父亲都是和我一样被‘劳务输出’到伦敦工作的); 不时地,圣保罗教堂沉重的钟声传来,把这个乌云蔽日的下午衬托得越发寂寞。突然感觉到一丝凉意。也许我应该把空调的温度设得再高一些?

早上6点半,我俩精神抖擞地出发了,小羽嘴里跟念经似的数叨着:向东南过2-3个路口到大十字路口向左拐进NEW OXFORD Str,直走,过一街口到一小5叉路口,沿HIGH HOLBORN前行,经过右侧NEWTON街口后可见Holborn站,由此乘向东的红线Central line 2站,到St. Paul’s下,向南过马路即是。我不发言,听喝,往前走。这三天小羽有决定方向的权力。

今天是我在伦敦的第一个星期六。 确切地说,这是我正式在英国生活的第一个周末 - 以前出差来过伦敦。但是, 作为一个过客和作为一个居民的感受是明显不同的。 因而也就多了些个微妙的情愫。

出了地铁站,天阴,还是站在路口判断了一下方向,往南走了几步果然就看到一个高高的教堂圆顶。从北面的小门进到圣保罗大教堂的院子里,里面的树木繁茂,石板路在草坪中穿行,小松鼠跑过来看小羽的手里有没有食物,一根高大的立柱上站着扬起右臂的圣保罗,相传,教堂所在地是圣保罗为主殉道遇难的地方。他是最早将基督教推广传授给非犹太人群的使徒,换句话说,欧洲人能够在基督的世界里获得永生,是因为保罗的努力,让原本犹太人独享的耶稣的怀抱,向全世界打开了。

我住的地方,紧挨着圣保罗教堂。从天井里走出去,不过两三分钟,便能看到游客如云地堆积在教堂正门外的广场上。如此地近水楼台,当然可以享受到更美的‘月亮’:譬如,每天晚上枕着圣钟声声入眠,都多了几分安详;而清晨在圣钟声声中睁开朦胧的双眼,也就增添了几分自律。好比第一天早晨,闹钟在六点五十把我闹醒。因为时差的关系,我很不情愿地将身体转过去,似乎这样就可以躲开闹钟锐利的眼神。但是没有多会儿,教堂的圣钟就铛铛铛地响了起来,好像在对我喊着‘懒鬼,起床了!’是啊,我得起床了。以我的速度,洗漱完毕,吃过早点,也只是刚好赶上交易开市。再晚了,老板派我来伦敦工作的意义就要大打折扣了。

图片 1

生活如此地接近伦敦这个著名的景点,却也给我带来一些窘迫。我每天背公文包,着工作装经过教堂,很容易被误认作一个当地人。这两天几次被游客问到去某某地的路线,我只好愧疚地笑笑,解释自己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外地民工。今天一早,我着一身便装出门,打算去唐人街犒赏一下自己极其爱国的胃。用完了那儿比美国的中餐更加不地道的早茶,随便买了几串儿新鲜的龙眼拎回来。购物袋儿上闪亮的中文,配着我土黄色的脸,活脱脱地申明着我的身份。穿过教堂广场的时候,迎面两个国人热忱地向我走来 - ‘ARE YOU CHINESE?’ 我心虚地说:‘没错。。。’- 我知道那两张迎上来的笑脸立马儿就要变成失望的苦瓜。 因为我以前出差,也是住在教堂一带,所以关于伦敦,我只熟悉从住处到教堂到公司这近乎三点一线的布局。离开那两个不知道是否在咒骂我的同胞,我想,是不是我应该找本伦敦的地图好好地研究一下。洋人,咱不必多虑了。同胞的问题,总得设法帮着找到解决的方案吧?

图片 2

一个人住在这片圣土,凭空多出来很多冥思苦想的机会。可惜,我不信任何宗教,否则脚踏着这样一片神圣的大地,应该滋生出很多深邃高明的灵感。在美国的时候,几个同学,同事都曾苦口婆心地劝我入教,说以我的待人处事看来,我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教徒云云。这是什么道理?作一个简单的不昄依任何宗教的好人怎么就如他们所言‘可惜’了呢?恕老外不知,我们这些在五星红旗下长大的孩子,从小接受着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教育,当然都有义务把自己磨练成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人。否则,共产主义的美好明天靠谁去开创呢?无奈他们几个,辛苦了一场,最后只能摇摇头,或摆摆手,跟我说‘你知道吗?你太犟了。人,过于倔犟,是会错失良机,是要付出代价的。’咳,是他们不知道,并非我太犟了。他们不知道我只是太爱我的父亲了。这份爱,如此忠实,我想都不会想我的生命能是上帝给的。 我的身体,我的头脑,连同我的思想,当然都是从父亲那里得到的。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放弃这个理念。事实上,每当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的时候,我首先都会试想,如果父亲还活着,他会怎样引导我抉择;每当我将信将疑地采取一个行动的时候,我都会自问,如果这么做了,父亲会不会为我感到羞愧。父亲就是我心中的上帝。这个位置,是无可替代的。

图片 3

教徒朋友还是让我受益匪浅的。记得其中一个,BRAD, 三番五次地邀请我去他家用餐,给我引经据典地讲解宗教和科学并不矛盾。这个老美的父母都是加州理工大学的教授,难怪生了一个如此才思机密的博士儿子。从BRAD家接受了几次精神与物质食量后,至今让我更无法释怀的倒 是BRAD的太太SHERRY。我看过他们年轻时拍的录像,那时的SHERRY绝对属于小家碧玉式的金发美女。实际上我第一次见到SHERRY就很诧异:其一,她不施粉墨,这和大多美国家庭主妇不同;其二,素面朝天的她在那样一个年纪依旧风韵犹存,身材欣长,比BRAD还高半个头。其三,如此娇美的SHERRY对长相有些龌龊的BRAD言听计从,并在家里默默地处理一切琐碎的家务。我试探着问过SHERRY什么力量让她当初爱上了BRAD,并且一爱就是这么多年的义无反顾。SHERRY扬起一脸的幸福,温馨地说:‘我们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从一开始,我就认定了BRAD为人忠诚可靠,知识渊博。这是那些追求我的英俊潇洒的同学所不能媲美的。嫁给他是我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那一瞬间,我更坚信即便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也寻得到朴素纯真永恒的爱情。

图片 4

那是多年以前的经历了。后来,我离开了美中,也就渐渐地与他们断了联系。BRAD和SHERRY以及他们的四个孩子应该都过得好吧。我很感谢他们 - BRAD的故事给我证明了:生活中并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而发现,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不是吗?

图片 5

我的晚午茶已经凉了,可是贪吃的我还是没有一丝胃口。宝儿该已经从书店出来了吧?此刻在吃小刘清粥吗?开始有些想家。我是属于没大出息的人,这把年纪了还老是恋着家。在美国的日子,想的是太平洋彼岸的那个小城;如今在英国,需要多牵挂一个大西洋彼岸的角落。心头隐隐地作痛,一丝甜甜的痛。 这就是书上美其名曰的‘思念’吧。

就是大教堂侧面墙上的花纹雕饰也是极精美的。

谨以此文献给宝儿,献给我将来关于伦敦的回忆。

图片 6

2005-9-24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圣保罗大教堂就在就在伦敦塔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之间,是世界著名的宗教圣地,世界第五大教堂,英国第一大教堂,也是世界第二大圆顶教堂。大教堂最早在604年建立,后来也是毁了再建,建了再毁,伦敦大火彻底毁了这座古老的罗马教堂。过了很长时间,教廷决定重新修建圣保罗大教堂,按原样复原,但得要大笔银子,于是教廷向全世界筹款,响应者踊跃,很多国家除了出钱出人以外,埃及总督送来了雪花石膏圆柱和镶片,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送来了大批孔雀石,后来被雕成大殿内的祭坛。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重建圣保罗大教堂的设计师和建筑师都是英国著名设计大师和建筑家克托弗.雷恩爵士一人,他整整花了35年的心血在17世纪末完成了这座英国新教的第一座大教堂,雷恩爵士于90高龄亲眼目睹了教堂的落成,这座大教堂也成为西方世界中唯一一座在建筑设计师有生之年完成的大教堂。教堂的地下室内还有一个雷恩的墓碑,很不起眼,就是一块大石板,墓志铭为:“如果要找他的纪念碑,请环顾四周。”

顺着大教堂旁的石板路绕到东侧,这里有由六根罗马立柱顶起的个半圆形的门廊,再走到南侧,这里也有个差不多模样的门廊,前面是宽敞的广场,再往前正对着千禧桥的笔直大道,我说这就是正门了,但小羽提出疑问:不对吧,圆顶上的十字架怎么是侧面呀?我仔细一看,是侧着的。可还硬犟说这南面的架势肯定是正面了。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看时间还早,就沿着大道走到千禧桥去了。来到桥上,看晨曦中的泰晤士河又是一番景致,凝重而静谧。往西望去是黑衣修士桥横跨河上,往东望去是南沃克桥飞架南北,伦敦塔桥的身影在更远处矗立,一座锥形的玻璃大厦直刺天穹,我俯在桥栏杆上用相机把塔桥拉近了看,这个在图片上、电影上、电视上看过不知多少次的塔桥,终于就在眼前了。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回到圣保罗大教堂的南侧,想找去伦敦塔的地铁,就继续往西走过去。到了西边一看,天呀,大教堂的正门在这儿呢!门廊是由六对高大的罗马圆柱组成的,上面还有一层是由四对罗马圆柱顶起的三角形门楣,上面雕刻着两队正厮杀得难解难分的战士,忽然灿烂的阳光从乌云里射出,战士们惊恐万分。门楣上方是圣保罗的塑像,他一手持宝剑,一手拿着给众教徒留下的告别信:“我一生经历了艰辛和困苦,我坚守了我的信仰。如今人生的旅程已尽,我预备为主的事业而献身……”信仰的力量无穷大。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在穹窿顶盖的上端的镀金大十字架正对着西方。教堂的南北两侧有两个钟楼,北边的钟楼里挂着一组和谐音调的教堂用钟,南边的钟楼里,吊着一具重达17吨的大铜钟。这具英格兰最大的铜钟,据说每天半夜1点,由教堂人员敲打5分钟。是不是有点扰民呀?也许上帝的子民就得意这夜半钟声。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大教堂前广场上有尊女王的塑像,原以为是维多利亚女王,查资料知道是安妮女王的石雕像,歌颂在她的“太平盛世”里,圣保罗大教堂的落成。

图片 33

图片 34

我见教堂的角门开着,便登上22级台阶来到门廊下,门廊里墙上有一组圣保罗到大马士革传教的石刻画,我小心翼翼地从角门进去,马上有人用手势阻止我往前走了,只好悻悻地退出来。

写游记时从网上找了几张教堂里面的照片,让我吃惊如此的奢华壮观,雷恩爵士在设计时努力摆脱罗马天主教的影响,教堂里没有使用有色玻璃,让阳光直射教堂,因此明亮的光线更突出了教堂设计的优雅完美。贴在这儿,都过过眼瘾。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是小羽提出外观圣保罗大教堂的,幸亏她做了功课,要不然一定会是一个遗憾。只是因为我们去的时间早,教堂到10点才开门,要是能进去看看,那就太完美了。可看了大教堂就看不了伦敦塔,邓同学说只能二选一。

小羽站在路边的指路的灯箱前琢磨去伦敦塔怎么走,伦敦稍微大一点儿的街道边,都有画着街区示意图的灯箱,把灯箱所在位置画得显著明确,到了夜晚会发光,极大方便了寻路的游客,但要是按中国人的上北下南就瞎了,所以看了半天,越来越糊涂,只好有困难找老邓,给邓同学打电话,经好一番问答,才知道指路灯箱是要你正对着灯箱,它画出了你的前后左右路线,跟东西南北没关系,熟悉了这种指路方式倒更方便了。

图片 40

本文由久久彩票发布于生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分之二秋凉八分之四春暖,London早先的小日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